峨眉武术起诉武汉红思传媒公司侵犯名誉权案开庭审理

时间:2016年08月01日信息来源:互联网 收藏此文 【字体:

峨眉武术起诉武汉红思传媒公司侵犯名誉权案开庭审理

接受新华社采访视频截图


受人注目的成都峨眉武术研究院院长樊斌起诉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侵犯名誉权一案已于729日在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原告樊斌和代理律师四川苍龙律师事务所的张璐律师到庭。值得关注的是被告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龙飞是只身一人到庭辩护,并没有聘请专业律师。

 

编造师承江西王林大师的谎言,点燃峨眉武术的怒火

 

据相关人士介绍,被告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利用自己控制并运营的多个自媒体(包括网站、微博、博客和微信公众号等)于2016527日刊发了一篇名为《龙天霸,你拿着红德智库的牌子当红色商人还能再无耻一点吗?》的文章,因为文章里面多处含有樊斌“师承江西王林大师,得到真传”以及“江湖异类”“到处走穴吹牛”“根本不会武术”等用语,在网络上引起轰动。

 

峨眉武术研究院认为,文中对樊斌院长(网名:龙天霸)和峨眉武术进行了恶意诽谤和故意造谣,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和严重后果,于是峨眉武术研究院在66日通过四川苍龙律师事务所张璐律师向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发出律师函,要求对方删除帖子并公开道歉,但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却不予理会,这彻底激发了峨眉武术的怒火。614日,成都峨眉武术研究院决定支持樊斌院长以个人名义向武侯区人民法院对被告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提起诉讼。

 

其实王林一事还须追溯到2013年。当时江西伪气功大师王林因为结交权贵和影视名人,名动一时。王林也到处宣扬自己曾在峨眉武术研究院学艺并在峨眉山得道,并以此来自抬身份,忽悠世人。

 

峨眉武术起诉武汉红思传媒公司侵犯名誉权案开庭审理
多家电视台播放新华社采访视频
 

相关人士介绍,其实早在2013729日,成都峨眉武术研究院就发表了正式声明,否认峨眉武术研究院与王林有任何关系,峨眉武术上下也根本不认识王林这个人。同时,峨眉武术研究院院长樊斌又专门接受新华社专访,通过权威媒体正式否认峨眉武术与王林有任何关系。这个新华社的采访视频当时在中央网络电视台、黑龙江卫视、江西卫视等数十家国内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播出,影响极大,受人关注。但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却不顾事实,恶意造谣,竟然捏造并四处传播樊斌院长师承江西王林大师并得其真传的谎言,彻底点燃峨眉武术的怒火,决定拿起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利。在张璐律师的帮助下,峨眉武术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收集和保全大量证据,包括网络文字、截图和视频等,并在成都市公证处进行了公证,最后正式与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对簿公堂。

 

在法庭上,被告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龙飞对原告方指控的网络侵权事实全部给与否认,声称自己的自媒体所发文章是根据事实,没有造谣,根本不涉及到任何侵权,所以在收到原告方的律师函以后,并没有删除相关文章。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原告方早有准备,为了揭穿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的谎言,原告方特意安排了两个至关重要的神秘人物到庭作证。

 

其中一位证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峨眉七雄”之一的张林老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峨眉武术传承人,四川武术名家,多次获得国内国际大赛金奖,也是峨眉武术研究院院长樊斌的师父。另一个证人聂华荣也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峨眉武术的传承人,是樊斌的师兄,现在是峨眉功夫馆馆长,多次参加国内国际大赛并获得金奖。法庭在验明两人的身份后同意证人出庭作证。

 

两位重量级证人在法庭上作证证明樊斌与江西王林没有任何关系,“师承江西大师王林并得到真传”完全就是被告方的故意造谣和污蔑诽谤。身为“峨眉七雄”的张林老师还说,武林中最为看重的就是师门传承,20多年前樊斌就跟随自己学武,按照武林规矩,如果他要另外拜师,就必须先征得自己这个做师父的同意。被告方完全不顾事实,无视武林规矩,恶意造谣中伤,是对峨眉武术和樊斌个人名誉权的严重攻击和侵犯。

 

武汉红思传媒否认是涉案自媒体的运营主体

 

在法庭上交锋中,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双方交锋的另一个焦点就是,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龙飞坚持认为,涉事的自媒体(包括网站、微博、博客和微信公众号)是由一个叫“红德智库”的自发网络组织在运营,与自己的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关系,认为原告其实是告错人了。

 

这一观点立即遭到原告方的强力反驳。

 

原告方在法庭上展示了多份经过成都市公证处公证的自媒体(包含网站、微博、博客、微信公众号等)的认证信息。原告认为:这些认证信息完全可以证明,涉事自媒体无论是网站、微博、博客还是微信公众号,它们的认证信息都表明,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就是这些自媒体的唯一运营管理人,也是这些自媒体的实际控制人。
 

峨眉武术起诉武汉红思传媒公司侵犯名誉权案开庭审理 
微信公众号认证信息
 

微信公众号背后隐藏的巨大经济利益

 

据相关人士介绍,这起名誉权纠纷案的背后,其实折射出当前微信公众号的巨大经济利益驱使,才促使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铤而走险,无视法律法规,采用这种恶劣手段对原告进行网络攻击。

 

原来,樊斌和龙飞本来相识,两人做为主要发起人,在网络上发起并成立了一个名为“红德智库”的网络团体。樊斌出任理事长,龙飞出任秘书长。红德智库成立之初,樊斌曾提出愿意将自己所拥有的网站、域名和公众号捐赠出来,支持红德智库的发展。但不知为何,龙飞等人却予以拒绝,坚持要自己花费巨资开发网站,最后却无法投入使用,投资的钱最终打了水漂。再加上后来樊斌发现龙飞的公司武汉飞天腾龙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存在着巨大的财务问题,两人的矛盾越来越深,开始激发,最后决定分道扬镳,各干各的;但双方的微信公众号都在继续使用红德智库这一名称。

 

据樊斌介绍,20165月下旬,因为龙飞下面的写手水木然涉嫌网络造谣被刑拘,波及到樊斌这边的红德智库,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所以当时樊斌这边的红德智库就发表了一个声明,声明说水木然与红德智库无关。虽然该声明中并没有提及到龙飞及其红德智库,但龙飞等人却通过所控制的微信公众号、网站、微博、博客等自媒体,发表涉案文章,通过恶意造谣,编造事实,将自己和王林联系在一起,严重的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对自己和峨眉武术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所以不得不走上法庭,与龙飞对簿公堂。

 

因为网络侵权是新型案件,而且现在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复杂。在法庭上,法官对双方矛盾纠纷的由来也做了详细的了解。对于红德智库品牌之争,原告方也是有备而来,在法庭上展示了经过成都市公证处公证的信息以及国家商标局的商标受理通知书。

 

原告方认为:这些经过成都市公证处公证过的信息表明,自己是率先在2015627日以个人的名义在微信上申请并注册了微信名为“红德智库”的公众号(微信号:redthink888),注册时间在前;而被告则是在2015814日将原来的公司武汉飞天腾龙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变更为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后,才于201598日利用微信个人不能进行认证的机会,用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的名义将原来控制的公众号汉唐(微信号:hantang007)改名为“红德智库”并通过了微信认证,时间在后。这也是为什么微信上存在两个红德智库公众号的由来。

 

同时,原告方认为:自己注册并拥有第41类商标权,包括提供文化交流、学术研究、影视制作、电子书出版、图书馆服务和网络服务等商标权;而被告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则注册的是第35类商标权,不具备上述商标权。原告方认为,因为自己的红德智库在经营上做得非常好,而对方则经营不善,陷入危机,所以才通过网络造谣编造谎言来攻击自己。

 

峨眉武术起诉武汉红思传媒公司侵犯名誉权案开庭审理

红思传媒公司被列为经营异常目录
 

经在全国企业信用公开信息上查询,目前武汉红思传媒有限公司已经被工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该公司只有两名自然人股东:龙飞和孙聪飞。在法庭上涉及到的另一家公司北京红德智库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则注册于2016323日,股东依然是自然人龙飞和孙聪飞。

 

本案经过开庭审理,法庭并没有当庭做出判决,最后的判决结果将择日宣布。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最新文章

  • 傅尚勋
    火龙独侠-傅尚勋四川省第一任散打教练,成都市武协教练......
  • 吴信良
    1基本信息概述生于一九五一年,自幼习武。 曾获建国以......
  • 司马相如是峨眉武术
    作者:樊斌单位:峨眉武术研究院我们有很多人对历史特......
  • 肖家泽:武医笔合一的
    肖家泽,生于1951年9月20日,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四川......

推荐文章

  • 傅尚勋
    火龙独侠-傅尚勋四川省第一任散打教练,成都市武协教练......
  • 吴信良
    1基本信息概述生于一九五一年,自幼习武。 曾获建国以......
  • 肖家泽:武医笔合一的
    肖家泽,生于1951年9月20日,四川省武术协会副主席、四川......
  • 峨眉武术教学点公布
    为了方便广大市民和武术爱好者就近学习峨眉武术。先公......

热门文章